当前位置:养生四要»卷之四»却疾第四
却疾第四

吾闻上工治未病,中工治将病,下工治已病。治未病者十痊八九,治将病者十痊二三,治已病者十不救一。

善治者治皮毛,不善治者治骨髓。盖病在皮毛,其邪浅,正气未伤,可攻可刺。病至骨髓,则邪入益深,正气将惫,针药无所施其巧矣。噫,勾萌不折,至用斧柯,涓涓不绝,流为江河,是谁之咎欤?

邵子曰:与其病后才服药,孰药病前能自防,即圣人所谓不治已病治未病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乱而铸兵,不亦晚乎?

今人有病,不即求医,隐忍冀瘥,至于病深,犹且自讳,不以告人,诚所谓安其危,利其番也。一旦病亟,然后求医,使医者亦难以施其治。诗云:「既输尔载,将伯助予」,斯之谓乎。

《心印经》云:生药三品,神与气、精。夫大虚之谓神,生生之谓气,象形之谓精。今人之有身,由父母之媾精所生也。阳精随气以运动,阴精藏神而固守,内外交养,动静互根,神依气,气依精,精归气,气归神,故能神与形俱,与天地悠久也。此之谓上药。五穀为养,五畜为助,五莱为充,五果为益。精不足者,温之以气,形不足者,补之以味。精食气以荣色,形食味以生力。味归气,气归精,精归神,故亦可以形体不敝,精神不散,益寿而以百数。此之谓中药。水、土、金、石,草木、昆虫,气味合而服之,可以攻邪。如辛凉之药,以攻风邪,可使正复,此谓之下药。今人弃上药而不求,饵中药而不知。至于有病,以下药为良剂。舍尔灵龟,观我朵颐,无怪乎斯民之不寿也。

善养生者,当知五失:不知保身一失也,病不早治二失也,治不择医三失也,喜峻药攻四失也,信巫不信医五失也。

东坡尝曰:吾平生求医,盖于平时验其工拙。至于有疾,必先尽告其所患而后诊视,使医者瞭然,知厥疾之所在,虚实冷热先定于中,则脉之疑似不能惑也。故虽中医,疗疾常愈。盖吾求病愈而已,岂以困医为事哉。诚哉斯言,真警迷之砭剂也。

吾常治病,以色为先,问次之。为问者,问其所好恶也。问其曾服何药也,而与血脉相参。制方之时,明以告人,某药治某病,某药为佐使,庶病者知吾使用之方。彼有疑忌者,又明以告之,有是病必用是药,使之释然,所以偶中者多。惜乎,吾见自用自专,日趋于下,无能继其志者,敢曰三世云乎哉!

治病之法,虚则补之,实则泄之。邪气盛则实,正气衰则虚。泻者谓攻其邪也。攻者,汗、吐、下、针、灸五法也。假如外感风寒,不急汗之,何以得解?内伤饮食,不急吐下之,何以得解?惟虚怯之病,贵乎用补,不可攻也。故攻其邪气者,使邪气退而正气不伤,此攻中有补也;补其正气者,使正气复而邪气不入,此补中有攻也。

用药如用兵,师不内御者胜。如知其医之良,即以其病付之,用而不疑也。苟不相信,莫若不用。吾尝见病家自称知医,医欲用药则曰:「某药何用,无以异于教玉人雕琢玉者。」幸而中,则语人曰:「是吾自治也。」没有不效,则归罪于医矣。功则归已,罪则归人,存心如此,安望其医者之用心,而致其病之痊乎。

《内经》云:「恶于针石者,不可与言至巧;惑于鬼神者,不可与言至德。」吾见世人有病,专务祈祷。此虽胡貊之俗,自少昊氏以来,民相惑以妖,相扇以怪,迄今久矣。况彼蛮烟障雾之中,多魍魉狐蜮之气,民惑于妖,性不嗜药,故以祷为主也。若五劳六慾之伤,七损八益之病,必有待于药耳。医家有龙术王祝由科,乃移精变气之术,诚可以治中恶之病,传驻之气,疫疠之灾,不可废矣。

昔有人暑月深藏不出,因客至坐于牖下,忽以倦怠力疲,自作补汤服之反剧,医问其由,连进香薷汤,两服而安。

《宝鉴》云:谚云,无病服药,如壁里安柱,为害甚大。夫天之生物,五昧备焉,食之以调五脏,过则生疾。至于五穀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厚而服之,以补精、血、气,倘用之不时,食之不节,犹或生疾。况药乃攻邪之物,无病岂可服哉!

《圣济经》云:彼修真者,蔽于补养,轻耳。金石补阳之剂,一旦阳剂刚胜,病起则天癸竭而荣涸;阴剂柔胜,病起则真火微而卫散。一味偏胜,则一脏偏伤,安得不病?

孙真人曰:「药势有所偏助,则脏气不平。」

唐·裴济谏宪宗曰:「药以攻疾,非朝夕常用之物,况金石酷烈有毒,又加炼有火气,非人脏腑所能经也。」

唐·张桌谏穆宗曰:「神虑清则血气和,嗜欲多而疚疾作。」盖药以攻疾,不可用也。

韩昌黎铭孝子之墓曰:「余不知服食说起自何世,杀人不可数计,而世人慕之,至此甚惑也。」

洁古云:「无疾服药,此无事生事。」

张子和云:人之好补者,或咨诸庸医,或问诸游客。庸医以要和相求,故所论者轻,轻则草木。草木者,苁蓉、牛膝、巴戟、菟丝之类。游客以好名自高,故所论者重,重则金石。金石者,丹砂、阳起石、硫黄之类。吾不知此以为补者,补何脏乎?以为补心耶?心得热则疮疡之病生矣。以为补肝耶?肝得热则神眩之病生矣。以为补肺耶?肺得热则病积 ……

  提示: 当前显示2000字,注册登录后,可显示10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下一篇:养生总论上一篇:法时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