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本草纲目»草部第十二卷 · 草之一»甘草

(《本经》上品)【释名】蜜甘(《别录》)、蜜草(《别录》)、美草(《别录》)、 草(《别录》)、灵通(《记事珠》)、国老(《别录》)。

弘景曰∶此草最为众药之主,经方少有不用者,犹如香中有沉香也。国老即帝师之称,虽非君而为君所宗,是以能安和草石而解诸毒也。

甄权曰∶诸药中甘草为君,治七十二种乳石毒,解一千二百般草木毒,调和众药有功故有国老之号。

【集解】《别录》曰∶甘草生河西川谷积沙山及上郡。二月、八月除日采根,曝干,十日成。

陶弘景曰∶河西上郡,今不复通市。今出蜀汉中,悉从汶山诸地中来。赤皮断理,看之坚实者,是抱罕草,最佳。抱罕乃西羌地名。亦有火炙干者,理多虚疏。又有如鲤鱼肠者,被刀破,不复好。青州间有而不如。又有紫甘草,细而实,乏时亦可用。

苏颂曰∶今陕西、河东州郡皆有之。春生青苗,高一、二尺,叶如槐叶,七月开紫花似柰冬,结实作角子如毕豆。根长者,三、四尺,粗细不定,皮赤色,上有横梁,梁下皆细根也。采得去芦头及赤皮,阴干用。今甘草有数种,以坚实断理者为佳。其轻虚纵理及细韧者,不堪,惟货汤家用之。谨按∶《尔雅》云∶ ,大苦。郭璞∶ ,似地黄。又《诗·唐风》云∶采苓采苓,首阳之巅,是也。 ,与苓通用。首阳之山在河东蒲 县,乃今甘草所生处相近,而先儒所说苗叶与今全别,岂种类有不同者乎?李时珍曰∶按∶沈括《笔谈》云∶《本草注》引《尔雅》 大苦之注,为甘草者,非矣。

郭璞之注,乃黄药也,其味极苦,故谓之大苦,非甘草也。甘草枝叶悉如槐,高五、六尺,但叶端微尖而糙涩,似有白毛,结角如相思角,作一本生,至熟时角拆,子扁如小豆,极坚,齿啮不破,今出河东西界。寇氏《衍义》亦取此说,而不言大苦非甘草也。以理度之,郭说形状殊不相类,沈说近之。今人惟以大径寸而结紧断纹者,为佳,谓之粉草;其轻虚细小者,皆不及之。刘绩《霏雪录》,言安南甘草大者如柱,土人以架屋,不识果然否也?

【修治】雷 曰∶凡使须去头尾尖处,其头、尾吐人。每用切长三寸,擘作六七片,入瓷器中盛,用酒浸蒸,从巳至午,取出曝干,锉细用。一法∶每斤用酥七两涂炙,酥尽为度。又法∶先炮令内外赤黄用。

时珍曰∶方书炙甘草皆用长流水蘸湿炙之,至熟刮去赤皮,或用浆水炙熟,未有酥炙、酒蒸者。大抵补中宜炙用;泻火宜生用。

【气味】甘,平,无毒。寇宗 曰∶生则微凉,味不佳;炙则温。

王好古曰∶气薄味浓,升而浮,阳也。入足太阴厥阴经。时珍曰∶通入手足十二经。

徐之才曰∶术、苦参、干漆为之使,恶远志,反大戟、芫花、甘遂、海藻。

权曰∶忌猪肉。

时珍曰∶甘草与藻、戟、遂、芫四物相反,而胡洽居士治痰 ,以十枣汤加甘草、大黄,乃是痰在膈上,欲令通泄,以拔去病根也。东垣李杲治项下结核,消肿溃坚汤加海藻。丹溪朱震亨治劳瘵,莲心饮用芫花。二方俱有甘草,皆本胡居士之意也。故陶弘景言古方亦有相恶相反者,乃不为害。非妙达精微者,不知此理。

【主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坚筋骨,长肌肉,倍气力,金疮 ,解毒。久服轻身延年(《本经》。 ,音时勇切,肿也)。温中下气,烦满短气,伤脏咳嗽,止渴,通经脉,利血气,解百药毒,为九土之精,安和七十二种石,一千二百种草(《别录》)。主腹中冷痛,治惊痫,除腹胀满,补益五脏,养肾气内伤,令人阴不痿,主妇人血沥腰痛,凡虚而多热者,加用之(甄权)。安魂定魄,补五劳七伤,一切虚损,惊悸烦闷健忘,通九窍,利百脉,益精养气,壮筋骨(大明)。生用泻火热;熟用散表寒,去咽痛,除邪热,缓正气,养阴血,补脾胃,润肺(李杲)。吐肺痿之脓血,消五发之疮疽(好古)。解小儿胎毒惊痫,降火止痛(时珍)。

 

【主治】生用治胸中积热,去茎中痛,加酒煮玄胡索、苦楝子尤妙(元素)。

 

【主治】生用能行足厥阴、阳明二经污浊之血,消肿导毒(震亨)。主痈肿,宜入吐药(时珍)。

【发明】震亨曰∶甘草味甘,大缓诸火,黄中通理,浓德载物之君子也。欲达下焦,须用梢子。杲曰∶甘草气薄味浓,可升可降,阴中阳也。阳不足者,补之以甘。甘温能除大热,故生用则气平,补脾胃不足而大泻心火;炙之则气温,补三焦元气而散表寒,除邪热,去咽痛,缓正气,养阴血。凡心火乘脾,腹中急痛,腹皮急缩者,宜倍用之。其性能缓急,而又协和诸药,使之不争。故热药得之缓其热;寒药得之缓其寒;寒热相杂者用之得其平。好古曰∶五味之用,苦泄辛散,酸收咸敛,甘上行而发,而本草言甘草下气何也?盖甘味主中,有升降浮沉,可上可下,可外可内,有和有缓,有补有泄,居中之道尽矣。张仲景附子理中汤用甘草,恐其僭上也;调胃承气汤用甘草,恐其速下也,皆缓之之意。小柴胡汤有柴胡、黄芩之寒,人参、半夏之温,而用甘草者,则有调和之意。建中汤用甘草,以补中而缓脾急也;凤髓丹用甘草,以缓肾急而生元气也,乃甘补之意。又曰∶甘者令人中满;中满者勿食甘,甘缓而壅气,非中满所宜也。凡不满而用炙甘草为之补;若中满而用生甘草为之泻,能引诸药直至满所,甘味入脾,归其所喜,此升降、浮沉之理也。《经》云∶以甘补之,以甘泻之,以甘缓之,是矣。

时珍曰∶甘草外赤中黄,色兼坤离;味浓气薄,资全土德。协和群品,有元老之功;普治百邪,得王道之化。赞帝力而人不知,敛神功而己不与,可谓药中之良相也。然中满、呕吐、酒客之病,不喜其甘;而大戟、芫花、甘遂、海藻,与之相反。是亦迂缓不可以救昏昧,而君子尝见嫉于宵人之意欤?颂曰∶按∶孙思邈《千金方》论云∶甘草解百药毒,如汤沃雪。有中乌头、巴豆毒,甘草入腹即定,验如反掌。方称大豆汁解百药毒,予每试之不效,加入甘草为甘豆汤,其验乃奇也。又葛洪《肘后备急方》云∶席辩刺史尝言∶岭南俚人解蛊毒药,并是常用之物,畏人得其法,乃言三百头牛药,或言三百两银药。久与亲狎,乃得其详。凡饮食时,先取炙熟甘草一寸,嚼之咽汁,若中毒。随即吐出。仍以炙甘草三两,生姜四两,水六升,煮二升,日三服。或用都淋藤、黄藤二物,酒煎温常服,则毒随大。小溲 ……

  提示: 当前显示3000字,您需要登录,才可以查看全文、使用搜索功能。【登录

…… …… ……

下一篇:黄耆上一篇: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