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经药瀹»卷四»六化上
六化上

《素问·五常政大论》:帝曰: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蕃育,气终而象变,其致一也。

王冰曰:始,谓始发动。散,谓流散于物中。布,谓布化于结成之形。终,极于收藏之用也。故始动而生化,流散而有形,布化而成结,终极而万象皆变也。即事验之,天地之间,有形之类,其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凡如此类,皆谓变易生死之时形质,是谓气之终极。

新校正云:按《天元纪大论》:物生谓之化,物极谓之变,《六微旨大论》:物之生从于化,物之极由乎变。变化相薄,成败之所由也。

吴崐曰:始,万物资始也。散,一气散为万象也。

张志聪曰:此论五运之气,主生万物,而受在泉之气以制之,非天地之不生长也。气,谓五运之化气。气始而生化者,得生气也。气散而有形者,得长气也。气布而蕃育者,得化气也。气终而象变者,感收藏之气,物极而变成也。此五运之主生长化收藏,自始至终,其致一也。

马莳曰:此言五味所资者,有生化成熟不同,正以地气制之,而详推其用药之法,始终不外乎一气而已。

骥案:《千金翼》:药采取不依时节,不以阴干曝干,虽有药名,终无药实,采得时日,阴干曝干,则有气力,与气始气终之义互有发明。

然而五味所资,生化有薄厚,成熟有多少,终始不同,其故何也?岐伯曰:地气制之也,非天不生,地不长也。

王冰曰:天地虽无情于生化,而生化之气自有异同尔。何者,以地体之中有六入故也。气有同异,故有生有化,有不生有不化,有少生有少化,有广生广化矣。故天地之间,无必生必化,必不生必不化,必少生必少化,必广生广化矣。各随其气分所好所恶,所异所同也。

吴崐曰:制六气各有所制,是以生化成熟之不同。

张志聪曰:资,助也。天化生五味,五味所资者,以五运所化之味,而反资助其地气也。盖言五运之气主生化,而因地气以制之,以生化有厚薄,成熟有多少也。

倪仲宣曰:地气制之,谓在泉之六气也。天地之气,乃阴阳寒暑之气,故曰非天不生,地不长。

张介宾曰:此以下详明在泉六化,五味五谷之有异也。始者肇其生机,散者散于万物,布者布其茂盛,终者收于成功。万物之始终散布,本同气,及其生化成熟,乃各有厚薄少多之异也。地气者,即在泉也。制之者,由其所戒也。在泉六化,各有盛衰,物生于地,气必应之,故气薄则薄,非天之不生,气少则少,非地之不长。

骥案:《气交变论》:本气位也。位天者,天文也。位地者,地理也。五运之政犹权衡,高者抑之,下者举之,化者应之,变者复之,此生长化成收藏之理,气之常也。《六微旨大论》:亢则害,承乃制。故有生有制,有胜有复,所谓天制色,地制形,天气制胜己,地气制己胜,各随其气之所宜,各从其化也。地制义详下文在泉。

帝曰:愿闻其道。岐伯曰:寒热燥湿,不同其化也。

王冰曰:举寒热燥湿四气不同,则温清异化可知之矣。

吴崐曰:惟气不同,故化亦异,不言温清,省文也。

张志聪曰:寒热燥湿,乃司天在泉之六气,与五运不同其化,是知五运所主之生化蕃育,因地气以制之,致有厚薄多少也。

故少阳在泉,寒毒不生,其气辛,其治苦酸,其谷苍丹。

王冰曰:己亥岁气化也。夫毒者,皆五行标盛暴烈之气所为也。今火在地中,其气正热,寒毒之物,气与地殊,生死不同,故生少也。火制金气,故味辛者不化也。少阳之气上奉厥阴,故其岁化苦与酸也。六气主岁,唯此岁通和,木火相承,故无间气也。苦丹地气所化,酸苍天气所生,余所生化,悉有上下胜克,故皆有间气。

吴崐曰:少阳相火在泉,寒毒遇火,则失其为寒,故不生。火制金而金从火,故味辛。少阳为火,又为木,故治苦酸,而谷苍丹。

张志聪曰:毒,独也。谓独寒独热之物类,则有偏胜之毒气。少阳相火在泉,故寒毒之类不生,寒热不同其化矣。如辛巳辛亥岁,寒水化运,值少阳在泉,地气制之,以致寒毒不生,乃地气胜制其化运也。夫五色五味,五运之所主也。如少阳司天,则白起金用,是色从天制,所谓天制色也。少阳在泉,其味辛,是味从地制,所谓地制形也。此化运之色味,因司天在泉之胜制,畏而从之,故曰五味所资,谓化运之五味,反资助其地气也。治,主治也。少阳在泉,则厥阴司天,故所主苦酸,其谷主苍丹者成熟,从天地之气,而不从运化也。按审平之纪,其色白,其味辛,如值少阳司天,则白色反从天化。少阳在泉,则辛味反从地气,是天地之气,胜制其运气也。如厥阴司天,介虫不成,厥阴在泉,羽虫不育,是五运之气,胜制其司天在泉也。故曰:各有制,各有胜,各有生,各有成。谓五运六气各有生成,如逢胜制,则不生成矣。

马莳曰:毒者,五行暴烈之气所成也。

骥案:少阳在泉,其治苦酸,当云酸苦,以是年上木下火,风热交加,酸属木,以治其上,苦属火,以治其下,不兼间味,与少阳司天同也。《六元纪》厥阴司天,以辛调上,以咸调下,辛从金化,以调上 ……

  提示: 当前显示2000字,注册登录后,可显示10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下一篇:六化下上一篇: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