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经药瀹»卷八»五宜
五宜

《素问·五藏生成篇》:心欲苦。

王冰曰:合火故也。

骥案:《周礼·疾医》:五味注醯酒饴蜜姜盐之类。疏谓:醯即酸,酒即苦,饴蜜即甘,姜即辛,盐即咸,此即五味,酸苦辛咸甘。注云:攻其嬴,养其不足者,夏时病者,则五味中食甘,五谷中食稷,以甘稷是土之合味,土所克水是攻嬴也。土生于火,土是火之子,食甘稷是子养母之道,是养不足也。嬴与不足皆病,非其所欲。此言欲者,其本也。《食医》: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言其本也。疏夏多苦者,南方火味,苦属夏,夏时调和,食苦多于余味一分,故云夏多苦。秋多辛者,金味属秋,秋时调和,食辛亦多于余味一分,故云秋多辛。春多酸者,东方木,味酸属春,调和宜酸多于余味一分。调以滑甘者,中央土味,甘属季夏,金木水火,非土不藏。于五行土为尊,于五味甘为上,故甘总调四味。滑者通利往来,亦所以调和四味,故云调以滑甘。秋多辛者,西方金,味辛属秋,秋时调和食辛多于余味一分,故云秋多辛。冬多咸者,北方水,味咸属冬,冬时调和食咸亦多于余味一分,故云冬多咸。“多”即此言“欲”也。儒理医理息息相通,不通儒理不足言医。:

肺欲辛。

王冰曰:合金故也。

肝欲酸。

王冰曰合木故也。

脾欲甘。肾欲咸。

王冰曰:合土故也。合水故也。

此五味之所合也。

王冰曰:各随其欲而归凑之。

马莳曰:此言五藏有所欲之味,乃其所合者也。合者,所谓相宜也。《阴阳应象大论》: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故心之所欲惟苦,肺之所欲惟辛,肝之所欲惟酸,脾之所欲惟甘,肾之所欲惟咸,此乃五藏之气合于五味,故其所欲如此。

骥案:五味所合,谓五味合五藏也。

色味当五藏:白当肺、辛,赤当心、苦。青当肝、酸。黄当脾、甘。黑当肾、咸。

王冰曰:各当其所应而为色味也。

吴崐曰:当,合也。

张志聪曰:当,承也。值也,谓色味之应五藏。色外而味内也。故曰白当肺、辛。言辛生肺而肺生白也。此复结五藏死生之色,生于五藏之神气,五藏之神气生于五味也。

马莳曰:此以五色五味配五藏也。

骥案:《尚书·洪范传》:咸苦酸辛甘,五行之味。五行有声色气味,独言味者,以其切于民用也。《周礼·疾医五色注》谓面貌之青赤黄白黑也。疏五方:东方木色青,南方火色赤,中央土色黄,西方金色白,北方水色黑。

《素问·藏气法时论》: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

王冰曰:甘性和缓。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云:肝苦急,是气有余。

吴崐曰:肝为将军之官,志怒而急,急则自伤而苦之矣。

张志聪曰:肝主春生怒发之气。

马莳曰:肝脉弦,最苦在急,急则肝病。

张介宾曰:柔能治刚也。

骥案:《汤液本草》:肝苦急,急食甘,甘草。心苦缓,急食酸,五味子。脾苦湿,急食苦,白术。肺苦气上逆,急食苦,诃子皮。一作黄芩。肾苦燥,急食辛,知母、黄柏。急有摧折之意,缓之使遂其性。

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

王冰曰:酸性收敛。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云:心苦缓,是心气虚。

吴崐曰:心以长养为令,志喜而缓,缓则心气散佚,自伤其神矣。

马莳曰:脉洪最苦在缓,缓则心虚。

张介宾曰:心藏神,其志喜,喜则气缓而心虚神散。

骥案:心主神明,喜敛收之使遂其性。

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

王冰曰:苦性干燥。

吴崐曰:脾以制水为事,喜燥恶湿,湿胜则伤脾土。

张志聪曰:脾属阴土,喜燥恶湿,苦乃火味,故宜食苦。

张二中曰:喜燥者,喜母气以资生,苦湿者,恶所胜之乘侮。

马莳曰:脾为太阴湿土,最苦在湿,湿则脾病。

张介宾曰:脾以运化水谷,制水为事,湿胜则反伤脾土。

骥案:脾主健运,燥之使复其性。

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

王冰曰:苦性宣泄,肺用之。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云:肺气上逆,是其气有余。

吴崐曰:肺为清虚之藏,行降下之令,若气上逆则肺苦之。

张介宾曰:肺主气,行治节之令,气病则上逆于肺。

骥案:肺为气主,常则顺,变则逆,泄之则顺而不逆矣。

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

王冰曰:辛性津润也然腠理开,津液达,则肺气下流,肾与肺通,故云通气也。

吴崐曰:肾者,水藏。喜润而恶燥。若燥,则失润泽之体而苦之。辛者,金之味,能开腠理而泄其燥,能治津液而使之润,又能通气而令气化也。

马莳曰:宜食辛者以润之,如黄柏之类,庶乎腠理自开。津液自 ……

  提示: 当前显示2000字,注册登录后,可显示10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下一篇:五过上一篇:水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