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内经药瀹»卷十»药制
药制

《素问·五常政大论》:上取下取,内取外取,以求其过。能毒者以厚药,不胜毒者以薄药。

王冰曰:上取,谓以药制有过之气也。制而不顺则吐之。下取,谓以迅疾之药除下病,攻之不去则下之。内取,谓食及以药内之,审其寒热而调之,外取谓药熨,令所病气调适也。当寒反热,以冷调之。当热反寒,以温和之。上盛不已,吐而脱之。下胜不已,下而夺之,谓求得气过之道也。药厚薄谓气味厚薄者也。

新校正云:按《甲乙经》:胃厚色黑大骨肉肥者,皆胜毒。其瘦而薄胃者,皆不胜毒。又按《异法方宜论》:西方之民,陵居而多风,水土刚强,不衣而褐荐,华食而脂肥,故邪不能伤其形体,其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

吴崐曰:察其面目口舌,上取也。问其二便通塞,下取也。切其脉之虚实,内取也。探其身之寒热,外取也。若其人胃厚色黑,形大肉肥,此能毒者,宜治以厚药。若其胃薄色浮,形小肉瘦,此不能毒者,宜治以薄药。

张志聪曰:上下谓司天在泉之气。夫司天在泉之气,升降于上下,五运之气,出入于外内,各求其有过者,取而治之,此治岁运之法也。

徐振公曰:能以大寒之药治热淫,大热之药治寒病,是能胜其毒者。

马莳曰:凡治病者,或取之上而吐之,或取之下而下之,或取之内而内消之,或取之外而熨解之。此上下内外皆就人身言,皆求人身之有病者何在。《灵枢经·论痛篇》:少俞曰:胃寒色黑,大骨及肥者皆胜毒,故其瘦而薄胃者,皆不胜毒。

骥案:人身有上下内外,证治亦有上下内外。三焦之气,所以通行上下者也。营卫之气所以内外出入者也。《素问·至真要大论》:气有高下,证有内外,补上治上制以缓,缓则气味薄,薄者则频而少服。补中治下制以急,急则气味厚,厚者则频而多服。《阴阳应象大论》:高者因而越之,下者引而竭之,皆上取下取之法。又从内之外者,调其内。从外之内者,治其外。从内之外而盛于外者,先调其内,而后治其外。从外之内而盛于内者,先调其外,而后调其内。外有轻扬汗发之制,内有泄泻攻通之制,此内取外取也。凡药皆有毒,《周礼·医师》:类聚毒药,以供医事。《素问·异法方宜篇》:西方之人,邪不能伤其形体,病生于内,治宜毒药。《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阴阳形气俱不足,调以甘药。《终始篇》:阴阳俱不足,可将以甘药,不可饮以至剂。盖药味之甘而淡者,和平无毒。药之有毒者,谓乖戾不和,禀气之偏者也。故气之毒者必热,味之毒者必辛,枝苗气薄而升以治上,根须味厚而降以治下。又郑注:药之辛苦者恒多毒,然苦参细辛虽辛苦而无毒,有毒者谓巴豆野狼牙之类,无毒者谓人参芎之类,变通运用,存乎其人。

气反者,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傍取之。

王冰曰:下取,谓寒逆于下,而热攻于上,不利于下,气盈于上,则温下以调之。上取,谓寒积于下,温之不去,阳藏不足,则补其阳也。傍取,谓气并于左,则药熨其右,气并于右,则熨其左以和之,必随寒热为适。凡是七者,皆病无所逃,动而必中,斯为妙用矣。

吴崐曰:反,谓反其常候也。治之者亦权其反而取之。

张介宾曰:气反者,本在此而标在彼也。其病既反,其治亦宜反。

张志聪曰:《至真要大论》:上胜而下俱病者,以地名之,下胜而上俱病者,以天名之,即此义也。

马莳曰:上文上下内外皆正治也,然有反气而治者。

骥案:阴阳上下中外左右互为其根,上为阳,下为阴。外为阳,内为阴。左为阳,右为阴。《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阳病治阴,阴病治阳。《缪刺论》:左刺右,右刺左,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天气上为云,地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六微旨篇》升已而降,降者谓天。降已而升,升者谓地。《脉要精微论》:上部法天,胸喉中事。下部法地,少腹腰股膝胫足中事。《易》:雷风相薄,天地交泰,水火既济,山泽通气,上下相通,故气反者逆取之。又脾主为胃行其津液,建中央以运四旁,又中外不相及,则治主病,皆经说。

治热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热,凉而行之。治温以清,冷而行之。治清以温,热而行之。

王冰曰:气性有刚柔,形证有轻重,方用有大小,调治有寒温。盛大则顺气性以取之,小软则逆气性以伐之,气殊则主必不容,力倍则攻之必胜,是则谓汤饮调气之制。

新校正云:按《至真要大论》:热因寒用,寒因热用,必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其始则同,其终则异,可使破积,可使溃坚,可使气和,可使必已者也。

吴崐曰:治热以寒,温而行之者,寒药温服也。治寒以热,凉而行之者,热药凉服也。治温以清,冷而行之者,清药冷服也。治清以温,热而行之者,温药热服也。

张介宾曰:药以与病逆者,恐不相投,故从其气以行之,假借之道也。

骥案:寒热阴阳各有真假,似是而非每至错乱。如病人大热,烦燥,口渴,舌躁,似乎热病,视其面色赤,此戴阳也。切其脉尺弱而无力,寸关 ……

  提示: 当前显示2000字,注册登录后,可显示10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上一篇: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