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奇症汇»卷二»

《奇病方》云:人有患舌缩入喉咙,乃寒气结于胸腹之故。急用附子、肉桂、干姜各一钱,白术五钱,人参三钱,服之则舌自舒矣。

又云:有人患舌吐出,不肯收进,乃阳火盛强之故。以冰片少许,点之即收。继服全舌散,二剂自安。

丁志云:临安民有因患伤寒,舌出过寸,无能疗治,但以笔管通粥饮入口,每日坐于门。一道人见之,咨嗟曰:吾能疗此。顷刻闻耳,奈药不可得,当竭力访之,不肯告而去。明日又言之,至于旬时,会中贵人罢归,下马观病者,道人适至,其言如初。中贵问所须,乃梅花冰片也。笑曰:此不难耳,即遣仆驰取以付之。道人即研为末,糁舌上,随手而缩。凡用五钱,病立愈。

《王明清余话》云:王贶,字子亨,本士人,为南京宋毅叔婿。毅叔医名擅南北,贶初传其学未精,薄游京师,甚凄然,会盐法有变,有大贾观偈示,失惊KT舌,遂不能复入。经旬遂不食下咽,尪羸日甚,国医不能疗,其家忧惧。榜于市曰:有治之者,当以千万为谢,贶利其所售之厚,始往应其求。既见贾之状,忽发笑不能止,心以未易措手也。其家人怪而诘之,贶诊为大言笑之曰:所笑辇毂之大如此,乃无人治此小疾耳?语主人家曰:试取《针经》来。贶漫检之,偶有与其疾似是者,贶曰:尔家当勒状与我,万一不能治,则勿扰我。我当为针之,可立效。主病者不得已,亦从之。即针舌之底,抽针之际,其人若委顿状,顷刻舌遂伸缩如平时矣。其家大喜,谢之如约,又为之延誉。是时翕然名动京师,家既小康,始得尽心《肘后》之书,卒有闻于世。事之偶然有如此者,贶后以医得幸。宣和中,为朝请大夫,著《全生指迷论》,医者多用之。

《圣惠方》云:有人忽舌硬如铁,血出不止,用木贼煎水,漱之即愈。

〔源按〕经云:心脉系舌本,脾脉络舌旁,系舌下,故舌病多二经之所致也。又云:心热则生疮,脾热则强硬。舌尖肿胀叠厚,为重舌。舌肿硬而不柔和,挺然胀满,或出口者为木舌。乃心脾二经之火上壅。急以针砭,刺出毒血,以杀其标,然后以泻心脾之药,治其本可也。观此则舌硬如铁,而血出不止,则火已开泄,可不用针砭,独用木贼一味,升散火邪,乘其势而提之,故但漱而愈。

《良方》云:一人无故舌上出血,仍有小窍,医者不晓何疾,偶曰:此名舌衄。炒槐花为末,掺之而愈。

又云:人有患舌痹或麻,此痰气滞于心胞络也,服顺气豁痰汤自愈。

〔源按〕舌痹,亦有患心血不足,不可作风热及痰治,须用理中汤合四物汤治之。

立密云:先兄口舌糜烂,痰涎上涌,饮食如常,遇大风欲扑地。用补中益气汤及八味丸即愈。间乐数日,仍作。每劳苦,则痰盛目赤,漱冷水舌稍愈,顷间舌益甚,用附子片含之即愈,服煎药诸症方痊。

《医说》云:一人中仙茅毒,舌胀出口,渐大与肩齐,即以小刀KT之,随破随合,KT之百数,始有血一点。曰:可救矣。煮大黄、朴硝与服,以药掺之,应时消缩。此皆火盛性淫之人,过服之害也。

戴人治南邻朱老翁,年六十余岁,身热数日不已,舌根肿起,和舌尖亦肿,肿至满口,比原舌大三倍,一外科以燔针,刺其舌两旁,下廉泉穴,病势转凶。戴人曰:血实者宜决之。以排针磨令锋极尖,轻砭之,日砭八九次,出血约二三盏。如是者三次,渐觉血少,病减肿消。夫舌者,心之外候也。心主血,故血出则愈。又诸痛痒疮疡,皆属心火。燔针艾火,皆失此义也。薛新甫云:凡舌肿胀甚,宜先刺舌尖,或舌上,或边旁出血,泄毒以救其急。惟舌下廉泉穴,此属肾经,虽当出血,亦当禁针,慎之。

甄立言治一妇,正产之时,收生妇以温水进之,误用鹿角脂,女子涂鬓发也。因哇而舌出,产后数日不能收,医药屡不应。甄以朱砂涂其舌,仍命作产子状,以两妇人掖之。

乃使人潜于壁外,多奉缶器,向危处掷地作声。声闻而舌收矣。

薛己治一小儿,舌断半寸许,敷洪宝丹,服四物汤加柴胡,痛定血止。次服四君子汤加柴胡、山栀,月余而舌自完。

〔源按〕小儿跌扑断舌,须乘热接上。古法急用鸡子轻击周围,去硬壳,取膜套舌,以洪宝丹敷膜上,自然接续。若良久舌已冷,不必用接,但以洪宝丹敷之,其舌亦生。

予同郡有一富家妇,年五十余,忽一日舌出不收,别无他恙,医作风痰治不效。一医于风痰药中,加蕲蛇舌一枚,煎服而愈。

全舌散

黄连 人参 白芍(各三钱) 柴胡 菖蒲(各一钱)

水煎服。

顺气豁痰汤

半夏(一钱半) 茯苓 橘红 栝蒌 贝母 黄连 桔梗 枳壳(各一钱) 香附(七分) 甘草(四分)

姜三片,水煎服。

理中汤

白术(土炒,二钱) 人参 干姜(炮) 甘草(各一钱)

水煎服。

洪宝丹

天花粉(三两) 姜黄 白芷 赤石脂(各一两)

上为末,茶汤调敷患处。

补中益气汤(见项门)

八味丸(见手足门)

四物汤(见头门)

……
  提示: 当前显示2000字,注册登录后,可显示10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下一篇: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