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本草乘雅半偈»第四帙»蚱蝉

气味咸甘寒,无毒。主小儿惊痫,夜啼,癫病,寒热。

核曰:夏月始生,自蛴螬腹蜟,转相变化,乘昏夜出土中,拆袭壳背而出。亦有蜣螂转丸化生者,形大而黑,方首广额,两翼六足,其鸣以胁,吸风饮露,溺而不粪,三十日而死也。古人多食之,夜以火取,谓之耀蝉,古人用身,今人用蜕,大抵脏腑经络宜用身,皮肤疮疡宜用蜕,物各从其类也。

缪仲淳先生云:蚱蝉禀水土之精,风露之气,化而成形,其鸣清响,能发音声,其体轻浮,能出疮疹,其味甘寒,能除风热,其性善蜕,能脱翳障,及女子生子不下也。

参曰:蚱蝉,即夏至始鸣之蜩也。论衡曰:蛴螬背行,化为蝮蜟,蝮蜟者,育于蝮,蝮蜟背拆,转为玄蝉,化以离应,舍卑秽而趋高洁者也。《淮南子》云:无口而鸣,其鸣以胁,饮而不食,以息饮也。三十日乃化,盖自背而腹,自行而拆,此从督及任,循任会督之象也。三十日乃化者,如卫气日下一节,二十一日而终督,上行九日而终任,则周月之化,如周月之蒸,蒸则变,变则化矣。无口不食者,此亦转督与任之道欤。故主小儿不能从蒸及变,内逆而为惊痫癫疾寒热,与不鸣于昼,反啼于夜者,皆厥脏番阴之证也。亦有转丸背拆,化为玄蝉,运转任督,以及蒸变,义更明显。蜕主生子不下,亦取解甲变化之易耳。

(以一微物,具此至理。若以大小贵贱起见者,是局于知闻之褊浅,观释氏诠蛣蜣为六即佛,以其性与三世诸佛同体,无有分厘增减,则形中之类任督,与卫行督二十一度,任九度,弥月环周,积数余而蒸变作,克肖乎人,便不怪异,即此可推蒸变巳周,女二七,男二八,精气溢泻,月事以时下之所繇然矣。故古人命名立言,虽极微一物,亦有至理存焉。如蛴螬之背行,先循乎督,蝮蜟之育腹,专依乎任,蝮蜟背拆,化为玄蝉,复循任会督,其如环无端之象。)

(转展化育,始全蒸变之全局耳。)

……
  提示: 当前显示1000字,登录后,可显示2000字,并享有搜索权限。【登录

…… …… ……

下一篇:水萍上一篇:羚羊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