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岐黄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一方一药君臣佐使,寒热攻补万法其中。
补中益气汤

出自

《内外伤辨惑论》

配方

黄芪病甚、劳役热甚者一钱(18g) 甘草炙,各五分(9g) 人参去芦,三分(6g) 当归酒焙干或晒干,二分(3g) 橘皮不去白,二分或三分(6g) 升麻二分或三分(6g) 柴胡二分或三分(6g) 白术三分(9g)。

用法

上口父咀 ,都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食远稍热服(现代用法:水煎服。或作丸剂,每服10~15g,日2~3次,温开水或姜汤下)。

功用

补中益气,升阳举陷。

主治

1、脾虚气陷证。饮食减少,体倦肢软,少气懒言,面色萎黄,大便稀溏,舌淡,脉虚以及脱肛、子宫脱垂、久泻、久痢、崩漏等。

2、气虚发热证。身热,自汗,渴喜热饮,气短乏力,舌淡,脉虚大无力。

方歌

补中益气芪术陈,升柴参草当归身,虚劳内伤功独擅,亦治阳虚外感因。

方解

本方治证系因饮食劳倦,损伤脾胃,以致脾胃气虚,清阳下陷所致。脾胃为营卫气血生化之源,脾胃气虚,受纳与运化不及,故饮食减少,少气懒言,大便稀薄;脾主升清,脾虚则清阳不升,中气下陷,故见脱肛、子宫下垂等。气虚不能固表,阳浮于外,故身热自汗。但内伤发热,时发时止,手心热甚于手背,与外感发热热甚不休,手背热甚于手心者不同。治宜补益脾胃中气,升阳举陷。方中重用黄芪,味甘微温,入脾肺经,补中益气,升阳固表,为君药。配伍人参、炙甘草、白术补气健脾为臣,与黄芪合用,以增强其补益中气之功。血为气之母,气虚时久,营血亦亏,故用当归养血和营,协人参、黄芪以补气养血;陈皮理气和胃,使诸药补而不滞,共为佐药。并以少量升麻、柴胡升阳举陷,协助君药以升提下陷之中气,为佐使药。《本草纲目》谓:“升麻引阳明清气上升,柴胡引少阳清气上行,此乃禀赋虚弱,元气虚馁,及劳役饥饱,生冷内伤,脾胃引经最要药也”。炙甘草调和诸药,亦为使药。诸药合用,使气虚得补,气陷得升,气虚发热者,亦借甘温益气而除之,元气内充,则诸证自愈。

关于用本方治疗气虚发热的理论依据,李东垣说:“是热也,非表伤寒邪皮毛间发热也,乃肾间脾胃下流之湿气闷塞其下,致阴火上冲,作蒸蒸燥热”,又说:“既脾胃气衰,元气不足,而心火独盛。心火者,阴火也,起于下焦,其系系于心,心不主令,相火代之;相火,下焦包络之火,元气之贼也。火与元气不两立,一胜则一负”(《内外伤辨惑论》卷中)。可见这种发热在李东垣看来,就是“阴火”,其实质主要是脾胃元气虚馁,升降失常,清阳下陷,脾湿下流,下焦阳气郁而生热上冲,加之化源不足,“中焦取汁”不足以化赤生血,则心血不足以养心而致心火独亢而出现的热象。治疗这种发热,“惟当以甘温之剂,补其中,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则愈”。“盖温能除大热,大忌苦寒之药泻胃土耳!今立补中益气汤”(《内外伤辨惑论》)。综上李氏创立“温能除大热”的理论,对区别外感与内伤发热的辨证、病机、治则、治法以及使用的宜忌等均有阐发,对深入理解本方意义和指导临床运用均有俾益。

运用

1、辨证要点:本方为李东垣根据《素问·至真要大论》“损者益之”、“劳者温之”之旨而制定,为补气升阳,甘温除热的代表方。以体倦乏力,少气懒言,面色萎黄,脉虚软无力为辨证要点。阴虚发热及内热炽盛者忌用。

2、加减法:若兼腹中痛者,加白芍以柔肝止痛;头痛者,加蔓荆子、川芎;头顶痛者,加藁本、细辛以疏风止痛;咳嗽者,加五味子、麦冬以敛肺止咳;兼气滞者,加木香、枳壳以理气解郁。本方亦可用于虚人感冒,加苏叶少许以增辛散之力。

3、现代运用:本方临床应用范围甚广,如内脏下垂、久泻、久痢、脱肛、重症肌无力、乳糜尿、慢性肝炎等;妇科之子宫脱垂、妊娠及产后癃闭、胎动不安、月经过多;眼科之眼睑下垂、麻痹性斜视等,属脾胃气虚或中气下陷者,均可加减应用。

…… …… ……

  提示: 当前仅部分显示,您需要登录,才可以浏览更多内容。【登录

…… …… ……

掌上岐黄


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使用协议|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

使用本网站,即视为您已阅读并同意使用协议

© 岐黄网 ( 晋ICP备18000168号 )

Powered by Discuz! © Tencent Cloud.